入侵者还在最后的杀阵中,既没能突破,也没被杀死,处于僵持的态势

 但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增加了额外的变数

 目前来看,雨势会赶在他前面到达远洲岛,绵密的雨水会渗透到土中,阻碍和扰乱灵气法则的运行,对于杀阵的威力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次席,我们到哪儿了?

 已经过了中心岛屿,以目前的天气状况,可能还要三刻左右才能到远洲岛海域

 妈的,韩昇努力保持镇静: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海鬼?

 瞿方道:护岛大阵封锁了海陵仙岛以东,海鬼不可能进入,除非是早就蛰伏在某个岛屿上

 韩昇一拍船舷:会不会是那次夜袭的时候埋伏下的?

 瞿方点点头:如果是瞄准新晋弟子比试大会的空隙,倒是有这个可能,但无论招新还是比试大会的时间都不固定,海鬼又是怎么得到准确情报,来实施夜袭和潜伏的?

 次席怀疑有内鬼?

 不好说,而且一般人想要在东海群岛间穿梭得有船才行,开启护岛大阵的前一天,未经报备的船只就禁止进入了,现在远洲岛上的敌人,又是靠什么登陆的呢?

 韩昇想起一事:我去主岛上课的时候,是不是有艘渔船在远洲岛晃悠?

 嗯确有此事,那船不敢靠近,我又忙着蒸酒,就没理会

 东海群岛有多少那样的渔船?

 这可就多了,群岛有百万住民,接近一半有打鱼的产业

 渔船不在报备之列,对吗?

 那是自然,你怀疑海鬼是利用渔船来进行交通

 嗯

 瞿方叹道:贪酒误事,那天就该盘查一下的说完,举起葫芦喝了口闷酒

 韩昇知道这事怪不了瞿方,并没有接下去说,他盯着杀阵的阵符,生怕上面的符文黯淡下去

 但世间的事,往往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他低头查看的瞬间,阵符的符文变得忽明忽暗,灵力波动十分不平

 瞿方眯起眼:你的阵在动摇

 韩昇何尝不知,望着手中阵符不住祈祷

 然而,一波剧烈震动后,灵光消散,阵符再无灵气感应

 最后一道杀阵,被破了

 韩昇顿时手足无措,此时天色渐黑,暴雨如注,连附近岛屿的灯塔都看不见,就算想让船再快些也无法辨清方向,倘若行差走偏,反倒可能离远洲岛越来越远

 他现在恨透了自己没有插翅御空的手段,只能眼巴巴看着漆黑的大海干着急

&六合挂牌心水论坛nbsp;瞿方拍了拍他肩膀:拿着,别弄湿了

 一张灵符塞入他手中,韩昇护着雨一看,是一张子母符的子符

 瞿方脚踩长剑腾身跃入海中,立时就不见了身影:别在那发呆,我在前面探路,你跟好母符的灵力

本文地址:http://www.toi-barikiya.com/guojiazhengce/2021/0114/4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