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做梦么?

 机械般的扯着自己的面颊,维克喃喃着

 不,你现在很清醒

 雷蒙德长叹了声,低头拣起了刚刚掉落的搅拌棒,继续调试起自己手里的试剂来

 维克:

 看着自己面前沉默不语的身影,老人眼里的疑惑更甚了,他不解的摊手说

 可这是为什么?

 没什么为什么

 雷蒙德的嘴里弥漫着苦涩与复杂的微笑,他喃喃自语道

 按照我们之间的协议在他想明白一些事情后,他就可以无条件的离开

 啪!

 我问的不是这个!

 双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老人涨红了双颊,浑身颤抖着说道

 那小子是认输了么?!

 小子

 听到这个词语,雷蒙德嘴角的苦涩更甚了,抬起头,中年人用着不知是怜悯还是感慨的眼神看着维克道

 或许在他的心里你与他的较劲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

 维克:

 老人宛若一座石雕,楞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反应

 见状,雷蒙德长叹了声,默默的低头调试起自己手里的魔法试剂,嘴里幽幽的说道

 维克我想你一直很疑惑我为什么会在答应你将你当作我唯一的徒弟之后,还要违背誓言再收一个徒弟对吧?

 抬起头,中年人看着呆呆的维克苦笑道

 因为我知晓,阿诺不属于这里与你不同他终有一天会离去

 维克:

 见到老人依旧没有回应,雷蒙德继续述说道

 我很能知晓比较了许久的对象的消失殆尽会带来什么但是我想这就像阿诺临走时说的那样是时候给这个镇子填些新事物了

 毕竟

 模仿着阿诺的口吻,雷蒙德抬头看着维克道

 那个老家伙也发生了不少的变化了啊

 维克:

 话语一字一句的传到了老人的耳畔,维克那一直呆滞茫然的眼睛终于发生了一丝改变

 良久

 那个混蛋揉了揉鼻尖,老人复杂的轻笑道

 确实挺混蛋的

 对于这点,雷蒙德也是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香港挂牌心水论坛nbsp;好了

 意识到自己这边似乎已经耽搁了不少的时间,中年人忙同维克说道

 该感慨的已经感慨完了,你也应该去忙活你的工作了,毕竟这是你唯一需要忙碌月份

 是是是

 一听到工作,老人顿时觉得刚刚感染的气氛瞬间消失殆尽,感慨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没过过久,维克就回复了刚刚那副慵懒的模样,向着雷蒙德挥了挥手后,转身向着屋外走去

 真是个老混蛋

 中年人望着临走时手里还提着自己的一瓶好酒的老人,不由摇摇头笑骂道

 只是不知为何看着老人消失在阳光下的佝偻身影,中年人视线逐渐发生了改变

本文地址:http://www.toi-barikiya.com/lvyoubaoxian/2021/0114/4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