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不清周遭的景象,一草一木皆是缥缈的重影,他站在我面前,话在我耳边,你的家乡才是大战之地,为何要来这里呢?

 我只是人类中的一员,我听到我的声音在回答他,我已经尽到了我的责任,送去了冰冻的火焰,黑曜石,保住了黑衣兄弟的性命

 远远不够,他说,冰雪中的黯影比你想象的还要重,复活的死女孩,你的归宿不在我的家乡

 没有一块牢固的后方让北境的平民避难,他们只会成为尸鬼,成为长夜的噩梦,我质问道,还是说,这场战争只是北境的事儿,根本不需要统合所有的人类,就能让漫漫长冬里的邪恶终结?

 如果那么简单,那就不是预言中的可怕劫难了

 你的战场不在这里,他只是重复自己的话,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但愿,不会悔之晚矣

 当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这个梦依然铭刻在我脑海里

 老实说我搞不懂那个雾魂的身份,我怀疑是盖林亲王,历史上那个慷慨激昂,脾气暴烈的领袖

 这下我又糊涂了,他还能入人梦境,还是说和洛恩河有关?

 还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毕竟,我昨晚问过雅西娜关于珊莎的情况

 今天是典礼之日,我必须马上准备妥当,无暇为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浪费时间

 女王堡前被整理出的空地上,放眼望去,各色的发丝因风飘荡,数千双眼睛整齐地看着我的方向

 丝滑的锦缎下是来自七国的铁铠,绸子长袍和礼裙如此昭然,大都是来自七国的权贵,和他们的近侍护卫以及仆人

 没多少平民在场,毕竟平民忙于生计,有此闲暇的实在太少

 晨风中,我颔首与身边的骑士们,他们竖立骑枪和盾牌,号角手高鸣北境之音

 呜——呜——呜——

 仪式开始

 首先,是对洛恩河的祭奠

 绿血河孤儿本就是洛恩河母亲最忠心的子嗣,当之无愧地成为祭祀的主角,老人们将美食陈酿放上用水草捆绑的木筏,让它顺流而下,途中木料离散,食物沉没,母亲接受了这一切

 然后是给七神的献礼

 七神的祭品更加具有象征意味,疯修士独眼身着主教的华袍,脚步走进,他身边的修士手抬托香港挂牌心水论坛盘,其上是象征着权力的宝冠与权杖

 权杖正是来自教会宝库的瓦雷利亚钢制品

 银箍宝冠上有一颗红宝石,出自娜·萨星的遗址,几乎有拳头那么大,未经太过精细的打磨,就好像这片土地本身,价值非凡,亟待开发

 独眼向来喜爱疯狂的呓语,从不休止,如今也有了几分沉静的色彩

 他走到离我很近的地方时,低语问道:为什么先是洛恩河母亲的仪式,然后才是祝福您的七神,您宣誓守护的神?

本文地址:http://www.toi-barikiya.com/qichepinpai/2021/0112/3970.html